亚马逊工会和美国工人阶级的觉醒

美国的工会化浪潮正鼓舞着世界各地的工人——位于纽约斯塔滕岛(Staten Islands)的亚马逊仓库终于透过独立的亚马逊工会取得工会组织和代表,是为全国首例;每周都有几十家星巴克咖啡店加入星巴克工人联盟;一家苹果商店的工人第一批签署了加入美国通信工人协会的会员卡。2022年迄今为止,已经有589份工会申请被提交给了美国国家劳工关系委员会。这与2021年的前四个月相比,数量翻了一番。(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4月28日。译者:KRY)

这些争取组织起来的斗争都是同一个过程的一部分。资本主义的危机正在压垮工人,从而促使后者开始反击。工人们越来越明白,他们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没有美国工人阶级的成功,社会主义是无法取得最终胜利的。我们现在看到的斗争只是美国巨大工人阶级觉醒的开端,而美国的阶级斗争将改变历史的进程。这让人想起马克思在1847年说过的话:

“经济条件首先把大批的居民变成工人。资本的统治为这批人创造了同等的地位和共同的利害关系。所以,这批人对资本说来已经形成一个阶级,但还不是自为的阶级。在斗争中……这批人逐渐团结起来,形成一个自为的阶级。他们所维护的利益变成阶级的利益。而阶级同阶级的斗争就是政治斗争。”(《哲学的贫困》第二章)

无风不起浪

美国工人几十年来不断遭受挫折。虽然1979年至2019年期间生产力增长了70%,但同期工资只增长了12%。我们并不惊讶地看到,这与工会运动的衰退正相吻合。工会参加率已从1983年的20.1%下降到2018年的10.5%,数量少得可怜。工人们被剥削得越来越厉害,而他们赖以自保的主要组织却衰落了。

青年人在这场危机中首当其冲。“千禧一代”和“Z世代”对资本主义的黄金时代一无所知。不稳定的工作成为常态;房子成为不可能买到的东西;房租金也不断上涨。年轻人的工会化率最低:25-34岁的人中有9.4%,而16-24岁的人中只有4.2%。

COVID-19冲击着已经被榨干的工人阶级。网购需求随着疫情的爆发而暴增,这使亚马逊工人面临巨大的压力——员工们不得不用塑胶瓶来如厕以维持工作进度(译者注:亚马逊的严苛工时控制和高工作量让许多工人连去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在疫情肆虐下,服务业的工人们突然被政府和主流媒体誉为 “英雄”,“关键工作者”(Essential workers)——但他们的工资仍然挣扎在温饱线,生活品质也越来越差。美国是世界上工人压力最大的国家之一:57%的工人们表示他们经历工作压力,高于全球平均水平的43%。

再加上目前的通货膨胀率——美国的通货膨胀率达到了惊人的8.5%,是几十年来的历史新高。因此,任何没有得到8.5%加薪的人实质上都在经历减薪。而与此同时,许多大企业的首席执行官们在2021年获得了创纪录的1420万美元奖金

这一工资下降、条件恶化、通货膨胀和不平等加剧的混合物迟早会导致爆炸。

意识的转变

美国工人和年轻人意识在过去一段时间已经明显发生转变。近年来,我们曾多次点评了过许多显示美国人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兴趣越来越大的民意调查结果。

但一个相关的现象是工会的受欢迎程度在上升。尽管工会化率仍然偏低,但对工会的支持率高达68%,是自60年代中期以来的最高水平。在18-34岁的人中,这个数字是77%。

因此最近群众对工会化运动的高涨热情也就毫不奇怪了。在亚马逊工会的案例中,多达75%的美国人都认同亚马逊工人需要一个工会。这个数字在18-34岁的人中上升到83%,而在唐纳德·特朗普的支持者中甚至达到了71%! 这种热情跨越了工人阶级的所有阶层,超越了美国政治的通常党派分歧。这也表明,如果美国存在一个真正的工人政党来捍卫阶级性的政策,许多特朗普的支持者可能会被这些政策所吸引。

尽管工会化率仍然偏低,但对工会的支持率高达68%,是自60年代中期以来的最高水平。在18-34岁的人中,这个数字是77%。//图片来源:Ethan B尽管工会化率仍然偏低,但对工会的支持率高达68%,是自60年代中期以来的最高水平。在18-34岁的人中,这个数字是77%。//图片来源:Ethan B

最近的工会化活动证明了马克思主义者长期以来所解释的道理。我们有多少次听到阶级政治已经死亡,因为 工人阶级“已经变了”,或者更糟糕的是,它“已经不存在了”。是的,在马克思的时代,有工厂工人、矿工,但今天 “情况不同了”。确实,我们不需要太多的洞察力就能意识到,工人阶级在150年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特别是在过去数十年间膨胀起来的服务行业、零售业和娱乐业中。

然而,能激起阶级斗争的因素也一直在进入这些部门——餐馆工人、零售业工人、仓库工人、技术工人,也都为了工资而出卖自己的劳动能力,而他们的剩余价值被用同样的伎俩赚取着,于是他们开始意识到需要保护自己,抵御老板的贪婪。这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情况。引用卡尔·马克思的话说,这就是工人如何从一个 “自在”的阶级转变成一个“自为”的阶级。

美国正在发生的事情打了所有抛弃工人阶级的那些犬儒者的脸。例如,有些人说,快餐业的工人是不可能成立工会的。统计数据似乎证明这些悲观主义者是正确的,因为食品服务业的工会化率只有1.2%。同样,美国各大主流工会也似乎已经放弃了这些工人,而主要寻求组织大型工作场所——因为这样做可以带来大量的工会会费。

然而,星巴克工人联合会的运动却风生水起。自纽约州水牛城(Buffalo)的第一次胜利以来,有200多个地点正在进行工会投票。所有这一切只需要一个好的先例就能促成燎原之势!

亚马逊的斗争尤其体现了21世纪版本的阶级斗争。在这场斗争中,敌人是人类历史上第二富有的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而我们拥有因发动罢工抗议缺乏对COVID-19的保护而被解雇的前亚马逊员工克里斯·斯摩尔斯(Chris Smalls)领导的独立工会运动。甚至有人透露,亚马逊高管巴不得斯摩尔斯成为亚马逊工会工作的代言人,因为他们觉得他“不聪明、不善言辞”。这些自以为是的家伙被狠狠地打了脸。

在这里,我们也被引导去相信,在亚马逊工作场所内成立工会是不可能的。《华盛顿邮报》去年在阿拉巴马州贝塞麦(Bessemer)仓库的工会化运动失败后断言

“当今的工人可能得从其他地方乘一小时车赶来,因此他们彼此并不那么容易接触到。而让亚马逊得以赚进大笔利润的高生产力使得工人们几乎没有时间停下来与同事交朋友,建立有利于工会化的社会网络。

这些都是工会在亚马逊的任何一家工厂都可能面临的结构性不利因素。因此,尽管在未来的组织活动中,组织活动的所在地尽管会有所不同,但结果可能会大体相同。”

而亚马逊工会已经证明所有的悲观主义者和怀疑论者都错了。结果是,自从斯塔滕岛的胜利以来,有50多个仓库与亚马逊工会联系!

这些伟大的事件正在美国边境之外产生影响。加拿大卡尔加里市的一家星巴克目前正试图加入联合钢铁工人组织。加拿大Unifor工会的成员已经分发了传单,以组织卑诗省、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的亚马逊仓库,并明确提到了斯塔滕岛的胜利。加拿大目前落后于美国工人阶级向左的激进化。但不要搞错了:通货膨胀和工资侵蚀、租金上涨和不平等现象也正在向这里发展。工人阶级迟早也会在这里开始行动。

教训

马克思主义者感兴趣的不仅仅是在亚马逊、星巴克等公司成立工会的事实本身。更重要的是,劳工活动家应该学习这些成果的实现方式。

去年,亚马逊工人在阿拉巴马州的贝塞麦遭遇失败。但这次组织活动并没有提出任何具体的改变诉求。在这种情况下,数百名工人持怀疑态度也就不足为奇了。

同样的动态似乎在去年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的亚马逊组织活动中被卡车司机地方362号工会(Teamsters Local 362)复制了。工人们报告说,很难找到工会组织者来回答他们的问题。当地的副主席甚至坦诚:“我们在这里不是为了争取(工人们想要的)30加币时薪。我们是来帮助改善工作场所的,看看我们是否能通过谈判获得更高的工资增长......我们不能向他们保证什么。”这种消极的态度,当然无法激励工人们。

斯塔滕岛的运动与这种做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亚马逊工会公开提出了大胆的要求:准确地说,是每小时30美元的工资,以及两次30分钟的带薪休息和一次带薪午餐时间。因此,该运动提供了实际结果的承诺,而不是简单地专注于获得一个工会。与一个常见的误解相反,要求小的、“合理的”变化并不是更“务实”的。现实恰恰相反,因为:工人们不会冒着风险,花时间和精力为小的、无意义的改变而战斗。但他们会为值得他们去做的大胆要求而奋斗。

亚马逊工会组织运动的与众不同之处还在于其草根性。工会主席斯摩尔斯,这位曾因以前试图组织工会而被解雇的工人,在斯塔滕岛的JFK8仓库附近扎营了10个月。他和仓库员工德里克·帕尔默(Derek Palmer)拿出所有个人时间与工人交谈,让他们参与进来工会化运动,并回答他们的问题。该活动通过GoFundme筹集了12万美元的资金,而亚马逊用于对抗亚马逊工会的资金是400万美元。《The City》的一篇文章中肯地解释了这两位领导人是如何建立这个运动的:

“当斯摩尔斯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JFK8以外的地方或在公交车站工作时,帕尔默继续在这栋四层楼的大楼里工作,与工人交谈,并在空闲时间驻扎在休息室,当他不在包装部门工作时,他就会衡量其他工人对组织运动的支持度......

这两个人,以及其他一些组织者,最近几周持续在给每一个有资格在即将到来的工会选举中投票的JFK8工人打电话——大约有8300名员工。

一些通过电话联系到的工人要求与组织者见面,讨论成立工会的进度。斯摩尔斯表示,保持怀疑态度的工人们提出的问题通常围绕着工会会费和工会是如何运作的。

‘一旦我们回答了他们的问题,他们很容易就会转变态度了,因为他们明白亚马逊在给他们提供虚假信息。’”

工人们并没有简单地接受亚马逊的反工会策略。在资方举办的强制性反工会会议上,工人们打断了资方的破坏工会顾问,驳斥他们的谎言论点。工人们甚至收集了关于顾问的信息,并分发了传单,用照片表明他们的身份,这样工人们就不会和他们交谈了!工人们拒绝被摆布,并以创意的方法反击每一次打击,使雇主和其高薪聘请的反工会代理人措手不及

斯莫尔斯本人说,他们的运动与通常的工会运动非常不同。“他们(传统工会)喜欢以不同的方式组织,而不是我们所做的。我们更多的是在外面。你不会找到另一个在外面露营10个月的工会主席。”

很多时候,工会化活动是以官僚的方式进行的,没有让基层员工参与,也没有正面对抗雇主的肮脏手段。这几乎让人觉得工会领导人不信任工人。而且正如我们所看到的,他们往往只关注工会本身,而不把它与能够激励工人的实际诉求联系起来。

亚马逊运动所显示的是,劳工运动迫切需要恢复工人民主的方法。在罢工中,在纠察队中,在劳工运动内部的运动中,需要为工人提供最大的空间,把事情掌握在他们自己手中。亚马逊工会运动表明,当你让普通人参与进来,让工人发挥他们的创意,当你不害怕提出大胆的诉求时,可以取得怎样的成就。

“革命来了”

“革命来了!”这是克里斯·斯摩尔斯在亚马逊工会化胜利后所做的结论。我们马克思主义者也同这些工运家们共襄盛举,他们完成了许多人认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各大工会的领导人可以从亚马逊的这场首次胜利中使用的斗争方法中学到很多。

 “革命来了!”这是克里斯·斯摩尔斯在亚马逊工会化胜利后所做的结论。//图片来源:Legoktm “革命来了!”这是克里斯·斯摩尔斯在亚马逊工会化胜利后所做的结论。//图片来源:Legoktm

紧接着2018年和2019年的教师罢工,2020年5-6月的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群众运动,以及去年秋天罢工的兴起(罢工十月,“Striketober”),震撼人心的工会化浪潮是美国工人阶级卷土重来的延续。类似的事件也将在魁北克和加拿大发生。

这无疑将是一条曲折的道路,但对资本主义体制的体验本身终将把工人推向斗争。通货膨胀不会消失,并将使成千上万的工人越来越难以负担他们的生活开支。

毋庸多言,老板们不会让工人们一帆风顺地组织和斗争。然而史诗般规模的阶级斗争正在酝酿着,而我们只是身处这股浪潮的序章。这个过程将导致越来越多的人得出这样的结论:资本主义本身必须消失,并以一个社会主义的社会取代它。在这个社会中,工人将取代少数富人成为新掌舵者。

让我们把最后的文字留给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的一篇文章吧,它得出了与马克思主义者相同的结论:

“工资、买房或租房的价格、食品成本、与雇主之间的力量斗争以及小型企业对抗寡头垄断的命运将是决定性的问题。长期以来主宰欧洲的阶级政治现在美国这里异军突起,而且它们将一直存在,直到得到解决。

在他位于汉普斯特德希斯(Hampstead Heath)的墓碑下,卡尔·马克思应该在微笑。”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