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国家问题与台湾马克思主义者的任务

美国国会议长南希·佩洛西的台湾之行,使台湾国家问题再度成为世界政治的焦点。虽然台湾实际上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但中国政府一直坚持认为该岛是其领土的一部分。虽然几十年来,美国在这个问题上持续故意保持模糊的立场,但佩洛西的到访严重损害了整个情势的微妙平衡,如果这份平衡被完全破坏,可能会威胁到整个地区的稳定。(按:本文原文于2021年底完稿,于2022年8月5日发表。文章内容因近期事件而稍作更改。译者:吴有笙)

佩洛西在她的短暂性政治巡演中,作出了美国决心“维护台湾民主”的“铁的保证”。但是,大谈“捍卫民主”和“人权”的佩洛西,并不是出于对台湾人民和他们的民主权利的关心。相反,这些是美帝国主义的代表对其在世界舞台上最强大的对手——中国的隐蔽威胁。

为此,美国人和他们在台湾内部走狗一直在煽动台湾民族主义的凶焰,与中国的关系已经成为台湾政治中的决定性话题。在所有这些辩论中,最关键的问题是这个国家的正式地位问题。

台湾的命运是什么?它应该宣布正式“正名独立”,即与其他国家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并成为联合国等国际机构的成员国;还是作为中国国家控制下的一个地区与中国统一?近年来,这个问题被台湾内部辩论双方的资产阶级力量越来越尖锐地提出来。

但是作为马克思主义者,我们拒绝这个站在工人和穷人的角度来看是错误的二分法;在两个反动阵营之间的选择——一边是美帝国主义,另一边是中国——这两个阵营都没有提供一个真正的前进方向。

在资本主义基础上,台湾国家问题只能以极其反动的方式得到“解决”。它的真正解决方案事实上不能与中国和东亚的革命前景分开,马克思主义者、工人和青年必须密切关注局势的性质和发展。撰写这份文件就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帮助马克思主义者了解这个问题所涉及的动态以及我们由此策定的任务。

美帝国主义

佩洛西旋风访台,并在会上与台湾总统会面和讨论,这是对中国的公然挑衅。//图片来源:中华民国总统办公室,王宇澄佩洛西旋风访台,并在会上与台湾总统会面和讨论,这是对中国的公然挑衅。//图片来源:中华民国总统办公室,王宇澄

虽然台湾的民族问题包含了自己的动力和发展,但台湾在今天的资本主义世界中所扮演的角色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由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竞争所决定的。

佩洛西访问的最新进展是美国和中国之间多年来不断加剧的紧张关系的高潮。美国统治阶级,从奥巴马到特朗普和拜登,都团结一致地认为中国是对美帝国主义地位的最大潜在威胁。这就是美国所谓的“亚洲支点”(Pivot to Asia),把一个又一个国家变成“反共前线”的冲突地带。在这种情况下,台湾国家问题已经获得了新的意义:它反映了两个大国之间日益增长的矛盾。

在被称为“捍卫台湾民主”的前提下,美帝国主义逐渐加大了对这个东海岛屿的军事、外交和经济干预。仅在2019与2020两年,特朗普政府就同意向台湾提供价值超过150亿美元的武器,其中包括108辆M1A2T艾布拉姆斯坦克(这些都是比较新的型号),和价值1.8亿美元的鱼雷。拜登政府有意继续这一趋势。去年媒体还披露了有美国特种部队被部署到台湾执行“训练任务”。当然,官方的说法是这些是防御性武器,但我们可以想象,如果中国开始武装和“训练”古巴或墨西哥的军队,美国会有什么反应。类似于乌克兰政权,美帝国主义将台湾视为其与中国冲突中的前沿阵地。

几十年来,美国的官方政策是与台湾保持非正式关系,但不正式承认这个国家与中国分离。例如,美国在台湾没有设置大使馆,而是设立一个名为“美国在台协会”(American Institute in Taiwan)的机构,而且美国和台湾政府之间历来没有公开和直接的高层接触。然而在2016年,唐纳德·特朗普打破了这一传统,给台湾总统蔡英文打了一通正式电话,是为1979年以来的首例。从那时起,有越来越多的美国国会议员代表团访台,会晤了尤其是台湾官员和微芯片生产厂。

佩洛西对该岛的访问是一次公然地挑衅行为,她在访问中与台湾总统进行了会晤和讨论——而美国国会中的共和党人为她摇旗呐喊。

虽然美国仍然坚持其“一个中国”政策,不要求台湾正式独立,但它的态度显然已经偏离了过去高度校准的外交“战略模糊性”,而这曾经是美台关系的标志。在2021年11月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有人听到乔·拜登说,台湾“是独立的”。后来,当他被问及这一明显背离美国传统政策的行为时,他反驳说,美国不是在“鼓励台独”,而是由台湾在这个问题上“做决定”。显然,拜登在暗示他同情台湾独立。

这种声明旨在将美帝国主义描绘成台湾人民之民主权利以及意志的捍卫者。可惜不难注意到,拜登政权并没有为其他小国如巴勒斯坦人或库尔德人提供这种“决定权”,他们几十年来一直处于帝国主义压迫的链条底端。当涉及到那些被美国亲密盟友如沙特阿拉伯或以色列压迫的人时,美国佬并没有来“捍卫民主”,然而在台湾,我们“需要相信”美国佬有着仁慈的愿景。

历史告诉我们,每当华盛顿开始谈论“捍卫民主”、“人权”或某个国家“有权利决定自己的未来”时,他们其实早有卖“友”求荣的准备。在大国之间的争吵中,小国总是被视为小卒。列强前一天还大肆宣扬民族自决权,第二天就毫无顾忌地抛弃那些小国并任由它们被压垮,仅仅因为这符合它们(列强)的利益。

美帝利益之所在

美帝国主义的各种动作与“捍卫台湾民主”毫无关系。它们是旨在破坏中国的犬儒暗算,因为美国认为中国在未来可能威胁到它作为全球主导力量的地位。美国人把台湾看作是打压中国的一种地理性手段。从军事、经济和商业的角度来看这只棋子非常重要。现如今,中国绝大部分的贸易都要通过马六甲海峡,而美国可以轻易地关闭马六甲海峡,使中国陷入孤立。然而,如果中国获得对台湾的控制权,它将控制关键的贸易路线免受受美国的阻挠。

台湾同时也是世界经济的一个重要节点,由于它与中国经济紧密结合,它是对中国施加压力的一个关键杠杆。最重要的是,它是世界上最大的芯片生产商台积电的所在地,它生产的数十亿芯片被中国的产品所使用。芯片生产是一个关键领域并且在此领域内中国的国内产业仍然落后于西方,因此它很容易受到西方的遏制。美国已经迫使台积电放弃了对中国公司数十亿美元的销售额,并且定期提出新的禁令和限制用以抑制中国经济的发展。

目前,美国并不打算推动台湾宣布正式独立。它知道这样的事件可能会导致与中国的军事冲突,而美国佬对此并不感兴趣。然而,它对中国越来越好战的态度——比如正在进行的贸易战;它对台湾经济与中国经济脱钩施加的压力;它对台湾民族主义的支持,以及像南希·佩洛西的旅行那样鲁莽的挑衅行为——有可能破坏微妙的平衡,而这种平衡是几十年来地区稳定的基础。

中国

习近平一再坚持认为,台湾与中国的统一 "必须实现"。//图片来源:Jean Marc Ferré习近平一再坚持认为,台湾与中国的统一 "必须实现"。//图片来源:Jean Marc Ferré

同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他所定义的台湾“分裂主义”的态度更加强硬,他一再坚持台湾与中国的统一“必须实现”。为了强调其野心的严肃性并对美国摆出姿态,中国准备定期在台湾周边地区进行军事演习。

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营造一种歇斯底里的民族主义情绪,以便转移中国内部上升的阶级愤怒情绪。然而,从长远来看,中国统治阶级也认为对台湾的控制是扩大中国在世界政治中的影响力的一个关键因素。

直到最近,美帝国主义还是东亚地区最强大的军事、外交和经济力量。然而,在过去几十年中国资本主义快速发展的背景下,美国已经不能再声称自己仍然独霸东亚。中国今天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它已经建立了一支强大的军队。中国现在是东亚地区最强大的力量,它已经拥有了在未来成为一个全球帝国主义大国的野心。

控制台湾被视为中国打破其经济和军事孤立的关键手段。就像美国为了成为世界强国而必须获得对加勒比海的支配权一样,中国统治阶级如果想成为世界强国,就必须获得对东海和南海的控制权。

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和美帝国主义的危机,正在导致东亚地区两个大国之间紧张关系的加剧。在未来的某个时刻,不排除美帝国主义会推动台湾宣布正式独立或采取其他措施,从而激起中国进行军事干预。这可能是有意为之,目的是将中国拉入泥潭,并逐渐将其拖垮——这也是美国挑起与俄罗斯有关的乌克兰战争的目的——或者是无意中发挥台湾民族主义的作用。这将是一个极度反动的发展,它可能导致军事冲突并破坏整个地区的稳定。

虽然目前美国和中国都不想打破过去四十年来台湾海峡的稳定,但它们的利益冲突却越来越大。这种冲突也反映在台湾的统治阶层中,他们越发分成两派,各自在中美两大帝国之间选边站。

台湾正成为一个挤在中美之间的缓冲国,沦为两个大国之间冲突的战场。所有来自西方的关于“捍卫民主”的言论,都不过是掩盖美帝国主义掠夺性利益的障眼法。习近平所说的“中华民族的利益”也是如此,这只是中国资本主义阶级和国家官僚机构利益的一块遮羞布。

台湾国家问题

毛泽东和他的农民军迫使以蒋介石的国民党为首的反革命资产阶级逃到台湾。//图片来源:公共领域毛泽东和他的农民军迫使以蒋介石的国民党为首的反革命资产阶级逃到台湾。//图片来源:公共领域

作为一个处于大国之间的外围小岛,台湾有着悠久的被殖民化和受压迫历史。近4000年前,南岛民族首次定居于此,并发展出多样化和充满活力的文化。在18和19世纪,该岛经历了大规模的移民涌入,他们的主要组成是逃离中国南部贫穷生活的汉族农民。后者用暴力将曾经是农业人口的原住民赶进山里,以便按照中国传统的农业关系来耕种土地。但是,即使在汉族成为主要人口之后,台湾仍然处于中华帝国的边缘,它基本上被忽视并承受着到荷兰人、西班牙人、日本海盗等的连续入侵和殖民化企图。从1895年到二战结束,它还被置于日本的统治之下。这段漫长的外国统治历史在受压迫的台湾人民中孕育了深厚的反殖民主义情绪。

二战结束后,台湾在1945年落入中国国民党(KMT)反动政权的手中,由于大多数台湾人此前以日语和台语作为他们的通用语言,此时出现了学习国语的热潮。

然而,在国民党政权能够巩固自己在台权威之前,台湾群众开始了一系列的民主活动和工会化运动。当国民党禁止所有这些活动并告诉台湾人,由于他们被洗脑成日本人的“奴隶”,所以他们必须通过适应国民党的沙文主义文化要求来获得作为公民的平等权利时,群众的觉醒必然是猛烈且粗暴的。因为说台湾话会受到惩罚所以人们被迫说国语,他们还必须按照国民党的标准采用新的“中国人”身份,而他们自己的许多习俗则受到压制。原住民也被迫放弃他们原来的名字而采用汉人名字,同时向国民党的官僚、老板和奴才交出手中的权利。国民党的沙文主义态度最终导致了1947年的二月革命,该革命受到了残酷的镇压。

与此同时,一场反对国民党的革命也在大陆如火如荼地展开。这里不是讨论1949年中国革命的具体特点的地方。只需指出,毛泽东和他的农民军的进攻摧毁了旧的秩序并在中国建立了一个基于计划经济的畸形的工人国家。国民党领导的反革命资产阶级,以及旧中国国家机器的残余,被迫逃到台湾并将其作为他们最后的避难所。

一在台湾重新集结,国民党就建立了一个残酷的独裁政权,并在美帝国主义的支持下继续声索中国大陆。这就是为什么台湾的国家机器是旧国民党国家的延续且至今仍被称为中华民国。这揭示了随国民党而来的旧中国统治阶级长期以来的帝国主义野心,即夺回大陆。随着时间的推移,台湾统治阶级的两个部分,即与国民党有联系的资产阶级和1949年以前的精英阶层,融合成为我们今天所知的台湾统治阶级。其维持统治的基本工具是最初从中国引进的“中华民国”国家概念。

这是理解今天台湾岛上政治存在的最重要因素。台湾资本主义有一个完全独立的武装机构,即军队、警察、司法和监狱系统,它可以维持台湾资产阶级对本岛及其领土(澎湖、金门、马祖、兰屿、绿岛和南海的其他小岛)的完全统治。因此,台湾,无论它采用什么官方名称,都已经是一个完全独立的资产阶级民主国家。其他任何方向的考虑都只是扭曲了这个问题的本质。

对抗中国沙文主义

虽然中国和台湾人民之间有许多共同的文化元素,但他们之间的长期分离使得台湾发展出了自己的历史和文化。

在台湾,与中国统一是几十年来一个相对流行的观点,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台湾人一直倾向于统一。台湾人认为自己既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在30年前的民意调查中,46.4%的台湾人认为自己既是台湾人又是中国人;而只有25.5%的人认为自己只是中国人,17.6%的人认为自己只是台湾人。然而今天,这些数字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67%的台湾人认为自己是严格意义上的台湾人,只有2.4%的人认为自己只是中国人。

将台湾民族塑造为与中国人截然不同的东西,部分反映了人们对国民党政权的历史仇恨。直到20世纪90年代,该党及其国家机器——中华民国——持续维持着基于汉族沙文主义的残酷独裁统治。

1949年逃离大陆的中国资产阶级的文化、语言和习俗被维护为台湾唯一合法的文化,而台湾人民的文化和历史则被视为“奴性的”和居次等地位的。

在这种压迫之下,一个由各阶层活动家组成的广泛运动成型了,并因推翻国民党独裁统治作为它们的共同目标。这就是后来著名的“台独”运动,这个词可以和台湾民族主义互换。在台湾建立一个名为台湾而非中国的资产阶级国家的目标,是这一潮流的共同点。

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台湾爆发了反对国民党及其中国沙文主义的支持民主的群众斗争浪潮。由于缺乏一个革命的、工人阶级的政党,这些运动的领导权落入了台独运动的手中,而台独运动的主导者正是最终形成了如今的民主进步党(民进党)。因此,这场争取民主的斗争也以一种混乱的方式被称为争取“独立”的斗争——独立,也就是脱离旧的国民党国家,脱离中华民国,并且摒弃国民党政权“光复大陆”的“雄心壮志”。

这些斗争最终迫使国民党对群众作出让步,放任广泛的民主政治改革。然而,民进党的领导人并没有任何推翻台湾资本主义的观点或计划,他们最终只是重走了国民党的老路。在此基础上,中华民国的国家得以保留,尽管政府的形式从波拿巴独裁转变为资产阶级民主,而国民党和民进党是竞争权力的主要政党。自那时起,国民党的政策主轴变成了呼吁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与中国建立更密切的关系(以及最终的统一),而民进党则含糊地与“独派”的情绪保持一致,这些都是为了抢夺选票。

尽管1990年代的运动成果有限,台湾群众仍然通过斗争为自己赢得了一些民主权利。然而,中国仍然是一个独裁国家,同时也将自己转变为一个资本主义政权。正如已故台湾劳工领袖曾茂兴指出的那样,情况变成了中国和台湾“不是一国两制,而是两国一制”。这是一个进一步抑制支持与中国统一的情绪的因素。此外,正是在这个时候,中国共产党开始威胁在台湾拒绝最终的统一要求下将对其采取进一步军事行动。

香港2019:一个转折点

民进党把2019年于香港发生的事件看作是一个机会,把当时台湾大选的主轴大力转向“抗中”情绪。//图片来源:Incendo工作室民进党把2019年于香港发生的事件看作是一个机会,把当时台湾大选的主轴大力转向“抗中”情绪。//图片来源:Incendo工作室

然而,公众舆论的最大转变是在最近几年,特别是在2019年夏天,香港爆发了一场反对民主权利倒退的巨大运动。这场运动引发了整个亚洲的声援浪潮。因此,当它被镇压时,该地区广大群众的情绪急剧转向反对中国国家。

当时,台湾的总统选举活动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现任民进党领导人蔡英文一度看似可能遭遇一场耻辱性的失败。在导致了数年的紧缩和背叛之后,民进党的支持度一时迅速崩溃。与此同时,强烈支持中国的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在针对民进党的过度行为的蛊惑人心的反体制言论的基础上,正在向着总统宝座急速进击。

在远远落后于国民党的情况下,蔡英文和民进党将香港的事件视为一个契机,把当时台湾大选的主轴大力转向“抗中”情绪。在中国镇压香港群众的背景下,一种“亡国感”的情绪被煽动起来,让台湾人民觉得台湾即将面临被中国及其地方走狗国民党接管的威胁,因此,台湾人民的所有民主权利都将很快受到攻击。在此基础上,蔡英文和民进党在民调中复苏,并最终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实现了对总统和立法机构的全面和压倒性的控制。

当然,这是个老把戏。在对台湾工人阶级的状况进行了多年的攻击,导致了对民进党的普遍仇恨之后,蔡英文开始将矛头指向外部威胁,以转移群众对她自己政党罪行的注意力。在阶级矛盾开始非常缓慢地浮出水面的时候,民进党成功地将社会按国家路线分化,并煽动起台湾民族主义和仇中的情绪。结果是,任何支持与中国统一的政治路线都会立即崩解。

虽然大部分民众担心与中国发生军事冲突,仍然希望维持现状,但对走向正式独立的支持率开始上升。

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2018年有15.1%的人赞成维持现状但走向正式独立,到2020年6月,这一数字几乎翻了一番,达到27.7%。与此同时,赞成维持现状但走向与中国统一的人口比例从12.8%降至6.8%,这是从1994年以来的最低数字。

法理台独意味着什么?

台湾加入联合国对普通台湾工人和青年的生活不会带来一丁点的改善。//图片来源:John Samuel台湾加入联合国对普通台湾工人和青年的生活不会带来一丁点的改善。//图片来源:John Samuel

今天台湾政治中支持台独的阵营(所谓“台派”),也就是民进党所联系的阵营,其基础是抗中的言论和向群众不断提及中国对台湾资产阶级民主的威胁。这个阵营的政党以各种形式坚持认为宣布法理台独就等于维护台湾民主。但这纯粹是蛊惑人心的说法。

现实情况是,台湾已经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国家,达成了任何一个小国家在资本主义世界下所能得到的独立程度。中华民国台湾的国家政府定义并维护台湾的法律,它与其他民族国家建立关系,它发行的台湾护照几乎在任何地方都被接受,台湾的公司在世界市场上自由运作。

现状和台湾宣布正式独立的情况之间的唯一区别是,这个国家将被纳入西方控制的国际组织,如联合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也意味着台湾可以与其他国家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即与不在中国影响范围内的国家建立外交关系。但这种发展不会对普通台湾工人和青年的生活带来一丁点的改善。

因此,当台湾自由派采取抗中或支持台独的立场时,他们真正的意思是亲美、亲西方。这并不意味着台湾的独立。它将意味着台湾群众将更加屈从于美国和其他西方大国的银行和大垄断企业的利益。

美帝国主义是台湾和全球各地群众的敌人,马克思主义者有责任警告工人阶级不要对它抱有任何幻想。我们的任务是揭露自由主义者和帝国主义者的高谈阔论背后的真正阶级利益。

错误的二分法

随着中美亚洲冲突的加剧,民族问题的表现形式将更加尖锐。在这种情况下,马克思主义者的任务不是追随在某个反动阵营后面,而是要揭露不同阵营背后的阶级利益。

民进党要求全国人民联合起来反对中国。他们说:“不支持我们,你就是在卖台”。事实上,民进党及其同党,如台湾基进,把这种歇斯底里的逻辑提升到了极致,并把任何以任何理由反对政府的人,特别是斗争中的工人,都污蔑为“中共同路人”。

但这是一个错误的二分法,马克思主义者对其表示坚决反对。在工人阶级和资本家之间——也就是在被剥削者和剥削者之间无论国籍如何都不可能统一。

台湾工人和穷人所面临的问题与台不台独没有关系。生活水平的压力上升,工作强度的增加,台湾政府所实施的撙节和腐败,不是由中国,而是由台湾资本家强加在群众之上的,而且这个阶级最主要的代表就是现在的民进党。换句话说,民进党所要求的是工人阶级应该让其利益服从于统治阶级的利益。

如果工人想摆脱这种无休止的向下沉沦,他们唯一的出路就是推翻台湾的资产阶级阶级并开始社会主义的社会变革。

而这需要的不是“民族团结”而是革命的阶级斗争。因此,针对一连串的歇斯底里的“抗中”言论,我们要说的是:“主要的敌人是在国内!”台湾工人阶级的主要敌人是台湾资产阶级,而它目前是由民进党领导的。

反对台湾资本主义的斗争不能与反对台湾民族主义的斗争分开,因为台湾民族主义对台湾群众不再起任何进步作用,是台湾无产阶级解放的拦路石。为了打击台湾统治阶级,台湾的马克思主义者和革命者必须进行不妥协的斗争以揭露台湾民族主义的反动本质。

香港的经验

黄之锋等香港自由主义者开始将运动推向反动的仇中方向,同时呼吁西方列强支持。//图片来源:Etan Liam黄之锋等香港自由主义者开始将运动推向反动的仇中方向,同时呼吁西方列强支持。//图片来源:Etan Liam

正如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写道,工人没有祖国。台湾、中国、日本和韩国工人之间的共同点比他们与自己的统治阶级的共同点多得多。马克思主义者为一个没有国界的世界而奋斗,在那里,所有的工人都可以在国际合作的基础上和平和谐地生活。

统治阶级从按国家划分的工人阶级中获益,而我们总是试图在世界所有工人中建立最高水平的合作。没有这种团结合作,社会主义革命的最终成功是不可能的。

台湾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一个社会主义的台湾可以在资本主义的中国旁边长期生存的想法是一个纯粹的乌幻想。如果台湾发生社会主义革命,中国——在美国可能的支持下——将以最残酷的方式作出反应,试图阻止它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蔓延。

此外,正如我们在《火花》(IMT在台湾)先前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所解释的那样,台湾和中国之间在文化、语言和地理上的密切关系无一例外地将台湾海峡两岸的阶级斗争紧密联系起来。

因此,打击台湾资本主义的任务与打击中国资本主义的任务直接相关。但这种斗争只能在阶级基础上进行。没有独立的无产阶级立场,所有的道路都会通向反动民族主义,这绝对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在这里,我们从2019年香港的运动中找到了非常宝贵的经验。

在那场运动的最初阶段,有超过一百万人走上香港街头,发起总罢工的呼声也在蔓延,中共政权对此异常震惊。他们最担心的是,香港革命会与中国工人阶级内部不断上升的愤怒和不满情绪相联系。事实上,许多中国工人和激进青年都对这场运动抱有同情心。

然而,黄之锋等自由派领导人开始将运动推向反动的仇中方向,同时呼吁西方国家给予支持。王和一个自由派代表团甚至访问了美国并呼吁对中国进行经济制裁。这种举动会被中国大陆群众视为美帝国主义对中国的攻击,而这种攻击也会严重损害工人和穷人的生计。

香港自治运动这一派的人对与中国工人阶级的任何形式的团结不感兴趣,他们组织了挂满美国国旗的大型集会,乞求特朗普政府的帮助。这些人推动了一条明显的仇中路线,并将民主权利的要求——这一要求本来在中国是非常受欢迎的——与英国殖民主义的旧情和美帝国主义联系起来。事实上,他们的整个战略是基于向唐纳德·特朗普提供服务来有意识地试图将运动转变为美帝国主义反对中国的代理人这一支撑点存在的。

但是,与美国结盟非但没有加强运动,反而使其主动权落入了中共政权的手中。习近平可以很方便地指出这香港运动于美国之间的密切关系,以便在中国公众的眼中把该运动说成是帝国主义的阴谋。在政治上,香港运动因此被切断了与中国工人的联系。

这次运动的唯一影响就是加强了中国境内的民族主义情绪。它有助于中国政权淡化中国的阶级矛盾,并使工人阶级支持其对香港运动的镇压。而这种态势的结果是致命的。实际上,民族主义和亲西方的香港领导人已经为运动的失败奠定了政治基础。

正如我们当时所解释的,为运动赢得决定性胜利的唯一途径是直接向中国大陆的群众发出呼吁。如果香港运动的领导人以阶级纲领为基础,呼吁中国工人加入反对中国统治阶级的共同斗争,他们就会得到广泛的响应。

从邻近的工业重镇广东省的工人开始,这个运动本来可以扩展到全中国。但是,通过呼吁美英帝国主义介入并把香港人的利益与中国人的利益对立起来,自由主义者阻断了联合起大陆工人阶级的道路。

在台湾,我们也面临着类似的情况。台湾的社会主义斗争不能与中国的社会主义斗争脱节。而这只能通过对台湾民族主义的积极斗争来实现。台湾工人阶级绝不能被视为以任何方式倾向于美帝国主义或他们在民进党的走狗。这将立即切断他们与中国工人的联系,因为中国工人将美帝国主义视为他们的敌人。

这就是为什么台湾马克思主义者的主要口号必须是“反对美帝国主义!”这不仅会向中国工人发出信号,表明我们不是他们的敌人,而且还会划出台湾内部的阶级界线,即统治阶级的主导派是美帝国主义的代理人。

两岸统一会更好吗?

国民党直到最近还在公开呼吁台湾与中国统一。//图片来源:Lukacs国民党直到最近还在公开呼吁台湾与中国统一。//图片来源:Lukacs

在台湾资产阶级政治的另一端,国民党直到最近还在公开呼吁台湾与中国统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个曾经是中国帝国主义代表的政党,发誓要打败中国这个前畸形工人国家并收回其所有的领土的政党,现在却成了中国的傀儡。

然而,由于最近香港事件后公众舆论的巨大转变,国民党被迫正式在某种程度上淡化其对统一的直接支持。虽然它在公开场合退了一步,但国民党仍然代表台湾资产阶级中希望与中国大陆更紧密结合的那一部分。

这对台湾群众来说也绝不是一个真正的选择。在资本主义基础上与中国统一,只不过是让台湾和台湾工人阶级屈服于中国资本主义的利益。

大多数台湾人对其纲领激烈反对的原因是它意味着他们民主权利的倒退,而这种倒退是他们自己在90年代赢得的。这种统一只能通过武力和违背他们的意愿来实现。在这样的基础上,两岸统一会对阶级斗争的利益造成极大的损害。它将加强中国和台湾各自的民族主义,并在中国和台湾工人之间打下深深的楔子,把他们推向各自的统治阶级的怀抱。

作为马克思主义者,我们的任务是举起台湾、中国和该地区其他地方的工人阶级联合斗争的旗帜,反对所有的统治阶级。台湾无产阶级的任务,首先是为台湾的社会主义而斗争。如果他们成功了整个地区都将群起响应,在那里,数以亿计的工人和穷人在他们自己的统治阶级手中受苦。在香港运动期间我们看到了这种潜力,它吸引了该地区数百万人的想象甚至包括在中国大陆。

在这样的条件下,台湾革命可以成功地呼吁中国工人集中力量反对中共国家和中国资本主义,并开始执行将权力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任务。因此,在打击台湾民族主义,进而打击美帝国主义的基础上,台湾无产阶级可以克服今天在自己和中国工人之间挑起的不信任和敌意。而这将为整个地区的社会主义力量进行真正的联合斗争打下基础。

中国马克思主义者的任务

中国马克思主义者的任务与台湾的马克思主义者的任务不同。在中国,主要的敌人不是民进党和蔡英文,而是习近平、中共党国官僚机构和资本家阶层。

随着中国资本主义危机的加深,中共政权正在以一种歇斯底里的形式加强其民族主义——特别是对台湾——以转移不断上升的阶级矛盾。但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就像台湾的马克思主义者一样,必须提出“主要敌人在国内”的口号。

中国马克思主义者的首要任务是揭露中国沙文主义的反动本质。他们必须反对中共政权对台湾的任何要求、侵略或干涉台湾事务的行为。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必须揭露这种企图:它是中国帝国主义野心的一部分,以及旨在转移中国工人注意力的伎俩,并将他们的困境归咎于外部敌人。

这不是为了支持台湾民族主义,而是为了向台湾工人表明,他们不是他们的敌人,并以此来削弱台湾民族主义。同样,台湾的马克思主义者在与他们自己的统治阶级以及美帝国主义的斗争中也会向中国工人表明,他们不是他们的敌人。

在煽动民族主义的过程中,习近平和蔡英文及其各自的统治阶级相互倚重。习近平利用蔡英文与美国的关系在国内建立民族主义,而蔡英文则利用习近平的讲话和中国的军事演习来团结全台支持她和民进党。我们的任务是争取切中要害,揭穿双方民族主义的骗局。

社会主义与国际主义

马克思主义者的任务是举起国际主义的旗帜。//图片来源:Fair use马克思主义者的任务是举起国际主义的旗帜。//图片来源:Fair use

在资本主义早期,民族国家的发展为工业的发展和工人阶级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推动力。然而在今天,民族国家已经成为发展的巨大反动束缚。

随着体制性危机的加深,国家之间的紧张关系也在上升。其结果是全球范围内的不稳定性上升。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贸易战;乌克兰战争和俄罗斯与西方之间的冲突;以及英国脱欧和欧盟的危机都展示了同样的过程。

开放性世界贸易是二战后整个时期世界经济增长的核心,但它现在正迅速受到破坏,而这将导致通货膨胀上升并预示着乏力的经济增长和日益加深的危机。

这是一个少则几年多则几十年的恶性循环且没有一个国家能独善其身。东亚也不例外,在过去几十年里,东亚本来是世界上最稳定的地区之一。

在科学和技术的发展前所未有,可以让人类相对轻松地解决所有最紧迫的问题的时候,数十亿人却毫无必要地注定要承受无法估量的痛苦。

作为马克思主义者,在所有这些混沌之中,我们的要毫不妥协地在任何时候都提出阶级问题,并与任何反动民族主义的暗示作斗争。这是完成工人阶级的历史任务的唯一途径,也能够让工人阶级为唯一能指出走出这个泥潭的道路的事情做好准备。

社会主义革命并建立一个由兄弟民族组成的社会主义联盟,他们可以共同决定自己未来的道路。 

反对台湾民族主义! 主要的敌人是在国内!

反对美帝国主义!

反对在资本主义基础上与中国统一!

建立社会主义的民主台湾,作为东亚社会主义联邦的一部分!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